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161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我与高考

自由阅读积累助我高考成功

?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恰逢这几天高考,近日媒体有一股纪念恢复高考、回忆高考热。

我是从工厂流水线考取大学的。如不是高考,我只好在流水线当“机器人”,然后是下岗,或者买断工龄,或者......

1965年入小学,1976高中毕业曾经停课几年,“复课闹革命”后也经常停课或学工学农学军“开门办学”,作业很少且我几乎上课不听作业不写“课外书”老师也不问,几乎没有考试,哪来学习动力

文革中全国一度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背诵《毛主席语录》和“老三篇”“革命”高潮,在背诵中既让小学生的我识了不少字,又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毛语言”的熏陶。

我从小阅读欲极强无奈课外书极少,没有书看上小学的我就在家里看妈妈订的《红旗》杂志,爸爸订的《参考消息》。从一个大网兜里翻出爸爸的《代数》、《几何》课本,小学生看不懂没兴趣,却从爸爸的《国文》、《文学》课本中读到了当时被视作封资修毒草禁书的优秀作品。在批林批孔评法批儒运动中父母所在机关发了不少法家儒家的着作,丢在家里没人看,我看,极大的提高了我的古文阅读能力。那时我从父母机关图书室和中学图书馆能借到的书只有《史记》《中国通史》《世界通史》《诸葛亮集》《三国志》《三国演义》《马克思传》《马克思恩科斯青少年时代》《西行漫记》《艳阳天》《金光大道》《向阳院的故事》《十万个为什么》《红楼梦》《水浒传》和鲁迅着作等,“品种”屈指可数。那时绝大多数初高中毕业生错别字连连封信都不会写,而我的语文却一直很好,好到恢复高考我语文基本不用复习。当然,刚恢复高考时的卷子也简单。当时江苏高考语文及格率是5%,我考了将近80分因为我读书读报比同龄多得多。

因为没有书看,我不仅《红旗》期期看,而且读完了家里的马恩列斯毛的一大堆经典(也是父母机关发的)。现在课业负担沉重的孩子是绝对不会像那时的我有闲暇有心思去读诸如《共产党宣言》《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法兰西战》《国家与革命》《反杜林论》《哲学笔记》《哥达纲领批判》《自然辩证法》《列宁选集》《毛选》一至五卷的。政治经济学和哲学专着我看了几十本,其中包括中国和前苏联的大学教材。为了读懂,我一边读艰涩抽象的文字一边在头脑中联系现实“过电影”,居然看的津津有味。政治书籍的自由阅读使我的政治好到高考基本不用复习。

我向往读大学当学者,但是文革中没有高考。高中毕业在南京东方红造纸厂干最脏最苦的机修工和废纸打包搬运装卸工。分配进南京东方无线电厂,除上下午各有一刻钟上厕所外必须坚守流水线传送带,日复一日装焊几个收音机元件,如卓别林扮演的《摩登时代》中的“机器人”。当时最奢望最羡慕的工作是上班有闲暇看报纸,如教师。

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欣喜若狂。要参加高考的中学毕业生们急急忙忙将文革中的课本找齐自学一遍那时强调联系三大革命实践,物理化学课本叫《工业基础知识》,生物叫《农业基础知识》,包括数学,都很简单,大家觉得都读懂了,学会了,文革课本中的题目题题都会做了,而且有人觉得自己在中学时功课认真成绩很好,于是踌躇满志地参加高考补习班录取考试或高考,不曾想绝大多数人拿到试卷就傻眼了,如天书一般,一题看不懂。那时一张试卷就几大综合题,没有单选多选不定选是非题可以瞎猫碰死老鼠”几分,交白卷者考几分者比比皆是。有考生在白卷上写上打油诗:小子本无才,父母逼我来,白卷交上去,鸭蛋滚下来。

那时喊得最响的是实现四化,攀登科学技术高峰;那时很少有这个星那个星,只有华罗庚、钱学森、童第周、陈景润等全民膜拜的科技明星;那时包括我在内全社会重理轻文,认为文科可以自学,不必读大学。

当车间流水线的传送带因小青工不知天高地厚几乎都去参加高考而停止时,我是自知之明没参加高考的少数几个小青工之一。车间书记是干部子弟,老三届,复员军人,他没参加高考,见最想上大学的我没参加高考,很是惊奇,问我你怎么没参加高考的?我连夜校理科补习班都考不进还想考大学?结果第一年高考全厂光头。

我后悔最初放弃高考,没有考文科,看闲书使我语文政治历史出类拔萃,基础很好。因为小时候喜欢看科普类常识类书籍,尽管物理化学基础很差但我一学就会看看就懂,成绩突飞猛进出类拔萃,不仅能举一反三,从未见过的题目自己分析分析就会做,上本科物理化学分数绝不会拖后腿。数学我是做过的题目会做没做过的题目看不懂,只能死记硬背。

一生感觉最辉煌的是恢复高考后完全通过下班后每天几小时自学考入徐州师范学院中文系本科逃离流水线。当然,数学还是拖了不少后腿。假如我小时候读过一些诸如趣味数学、数学科普方面的书,我的数学复习起来就不会那么吃劲,成绩不会考得那么差

那一年,全国招生20多万,江苏文科录取率是2%。看看今天高考80%的录取率,真是幸福啊!

我是不幸的,在求知欲最旺盛的中小学时期遇到十年动乱;我又是幸运的,能在无考试升学负担的情况下有大量时间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大量阅读,不用一边看课外书,一边担心占用做题时间,影响考试成绩,而且长期自由阅读的积累助我高考成功。

发表于《招生考试报》2017/10/26

《招生考试报》为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举办“我与高考”全国有奖征文大赛。刚刚搜到我的这篇投稿被《招生考试报》选登。

  • 标题:我与高考
  • 分类:
  • 人气:476
  • 日期:2017-06-08 15:43:05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